追蹤
流浪的天空 Vagabond in my sky
關於部落格
曾是不知愁的年少

不再是強說愁的年齡

總為無由無來的情緒,強作不知名的愁悵
  • 530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0

    追蹤人氣

新港行

答應了朋友的邀請去新港走走,但總是意外出現而一延再延,終於約好時間,不想再延後,因為我實在怕了夏日南台灣的豔陽,總會讓自己沒下雨便一身溼。
趁著假日搭了高鐵就往南行,雖聽說梅雨季將臨,一路上除了多雲,偶爾還見到陽光,讓自己有了好心情,不過到了嘉義時,天空已是多雲的天氣。
朋友接了我到新港奉天宮,這個因每年大甲媽出巡而聲名大盛的廟宇,慢慢也成了名勝,香客絡繹不絕,還好今天來得早,香客並未很多,我拍起照片也自在多了,朋友順便去上香拜拜,而我也雙手合十,祈求順利。
雖說廟宇年代已經有些久遠,但或許是香火鼎盛的原因,再不斷翻修下,其實整個廟宇隨著時代變遷,加了太多新元素,反而過於華麗而難見古樸,但整體保存還是狀況不錯。
新港奉天宮旁其實有很多小吃,包括很有名的新港飴,但其實我對糖沒有胃口,所以要他別浪費錢,我和朋友在周圍繞了一下,朋友介紹了很多電視報導過的名店,不過我對食物興緻不高,但他也介紹了一兩家當地人才知道的小吃,才轉往香藝園區。
一路上還看到不少自行車,原來今天有自行車活動,只是讓自行車在馬路上亂竄,卻未見員警指揮,也沒專用道,有點險象環生,還好參加的人不多,不然人車爭道實在危險。
香藝園區顧名思義是介紹傳統的製香過程,其實台灣已經很少有工廠製香,大多已轉往東南亞或大陸,所以整個園區讓我最有興趣的是手工製香,看著老師傅沾黏、拍打、掄紙扇一再重覆,整個空間充滿了香氣,原以為小小細細一枝香只要幾次就可以成型,但手工製香沒那麼簡單,除了一再重覆的製程,其實在那充滿粉塵的工作環境讓人很不好受。
看著師傅一次次翻轉手上的香,才知到看似簡單但不簡單的道理,也難怪這行業在台灣逐漸沒落,這手工製香除了要技術也很辛苦,也難怪那單價要如此昂貴。
園區裡還有一個展場介紹各國的線香,也介紹了香的製程和原料,逛完園區,我們在這裡的餐廳用餐,不過因為今天有團體用餐,所以能選擇的餐食就有限。
其實外出時,我並不在意用餐過程,而用完餐,就直接去水仙宮,這座水仙宮年代比奉天宮還久遠,而且是座二級古蹟,一走進廟埕,那唐山的壓艙石,一塊塊的訴說那墾荒時的辛酸,而樑柱的油漆卻都已經斑駁,褪的已經看不出原來顏色,但比起奉天宮,卻有說不出的味道,訴說著歷史的軌跡。
走在廟裡,連同那些壁畫的顏料都已斑駁脫落,而裡頭的樑柱、鐘鼓卻被香火燻的發黑油亮,看的出香火曾經極盛一時,對照下當下的冷清,不禁令人稀噓,就連是假日的今天,也只有聊聊幾人到來。
而廟旁即是河堤,流過的是北港溪(笨港溪),難以想像兩百年前這裡尚可行船,如今只剩河川地,而豎立在河上的鐵橋,是給當初是用來載運甘蔗的小火車行駛用,可見這裡也曾繁華一時,而河的對岸則是北港,如今鐵橋已經斷了,小火車也不再行駛,就只能任其荒廢頹圮了。
看完此處,接著我們轉往頂菜園,這一帶有多處景點都是社區整體營造的成果,門口進去就有一排舊時電線桿排起的造景,門口還停了兩台舊公車,而園區內布置和收集的都是民國三零四零年代的物品,還有一座舊時穀倉,那只停留在童年記憶的農舍旁,沒想到還可在這裡看到。
這裡幾乎都是懷舊事物,連同家俱都是,而餐廳還是豬舍改建而成,老闆索性稱其為豬舍餐廳,只是用過餐的我們只在這裡喝茶歇腳,朋友隨後還買了紅糟豆腐乳送我當伴手,我們才離開此處。
因為時候還早,我們轉到朋友的友人工作室,看他蒔花捏陶,工作室是自行搭建而成,而周圍的植物看起來也有百種以上,佩服的是他都能叫出名稱,原先他們安排要我捏陶,但我想也帶不走而作罷。
只是剩餘的時間原本安排去喝下午茶休息一下,結果卻沒營業,要去的農莊也在整修中,就在這樣的車程往來,時間也過了五點,原本要留我吃晚餐,但實在有些累了,所以我建議直接去高鐵站裡用餐就好,順便就搭車回新竹了,結束今天行程。
會對新港有印象是來自林懷民先生,他就是新港人,加上大甲媽祖的繞境,這個地方才逐漸出名,但感覺這個鄉鎮還是以農為主,因為路兩旁還全是稻作,沒讓田荒廢了,而心裡其實很羨慕那位朋友可以有田可種,不下田時,就種種花捏捏陶,只是我可能還不到那境界,可以一切放下,但走在這裡有種感覺,整顆心會慢下來,彷彿什麼都不重要了,所以久居都市有時真要下鄉走走,體會一下恬靜的田園生活,可以讓人舒坦許多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