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浪的天空 Vagabond in my sky

關於部落格
曾是不知愁的年少

不再是強說愁的年齡

總為無由無來的情緒,強作不知名的愁悵
  • 530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蠹行。未央歌

那日跟Mango和他同事們去看完龐畢度特展,走出美術館已過午後,早上的陽光消失,習性如蠹魚的我,上回提過想到蠹行看看,沒想到Mango的貼心就把午餐的餐廳選到這家書店對面,不過台北的午後就如晚娘的面孔陰晴不定,走出停車場已是滿天烏雲。
用完餐時,那天色更黑,大伙兒聊著聊著,雨也跟著乒乒乓乓的落下,其實是第一次碰面,說也奇怪,或許是同鄉的緣故,Mango卻一眼就認出我來,所以大家天南地北聊起時,卻像是老朋友般,但這午後的大雨,卻困著我們那裡都不能去。
Mango跟我都愛玩相機,已經隨身帶著相機的我,就把用慣的105mm的鏡頭讓他試試,我也很希望知道,這顆鏡頭在他眼裡看到的世界有何不同,不過這期待要久一些,因為他用慣了FM2,舊時的底片機卻有讓人更加期待的魅力。
其實如果不是這場大雨,我大概已經在青田街上四處亂晃,我喜歡這種舊市街的味道,喧囂中的寧靜,用完餐,Mango開始繞著餐廳拍起照,只是我一直不慣於餐廳拍照,就跟著其他人聊天,等著雨停。
這場午後的雨著實下了很久,總算稍稍歇息,步出餐廳已過了四點,我們走進對街的書店,每個人開始尋起寶來,只是沒想到這個週末午後,老闆卻在店裡,有著文化人的不修邊幅,這裡主要還是以書居多,說是二手書店也可,但有一半是線裝書類的古董,知道這些書很有文化價值,但我不懂也可能不需要,所以只是看看。
而旁邊還有一些年代較新的二手書裡,先映入眼裡的是金庸小說,這些可能是那些舊版的天龍八部吧!對於再改寫的的新版本,我一直不喜歡,看了看價格,可能去舊書攤比較便宜,隨手放回架上後,我就看見那很熟悉的藍,啊!未央歌,作者鹿橋,那是年輕時看過就不曾忘的故事。
書中寫的的是大時代的大學生愛國情懷和純純的情愫,不屬於那年代的我們,卻熱衷起那時代的故事,同學間很少人沒啃過這本書,彷彿要生在那種時代,當學生才是真正的幸福,年輕的浪漫不知生活是為何物。
最近剛好讀到朱天文的傳說,三三集刊時的年代小說,有著都是學生的生活,就也提到那未央歌,心才想要不要回家再把這本書翻出來再看一遍,他就出現面前,只是不知現在的學生看了這本書,會是如何反應,會不會把他當神話小說。
拍完照雨已經完全停了,我們離開書店,信步走在巷弄間,雨後空氣已無中午的躁熱,小巷的安靜讓人心神也靜了下來,如果不是時間的關係,真得想用腳去看看這街坊。
上次在RIVER的部落格看到有關蠹行和殷海光先生的介紹,也才興起到這書店走走的念頭,就如蠹行門口的燈箱的字,字來自殷海光的信,一位不肯妥協於時勢的學者,那燈箱上寫著“像我這樣的人,在這樣的時代和環境,沒有餓死已算萬幸。殷海光”,而這樣的文化書店能夠在這巷弄裡能存續多久,我很難想像,或許那些字也應該是老闆的心情吧!
至於未央歌,那是找不回的年代了,不管是我的或是小童的,是怎樣的情懷?記憶已經模糊,只留著微澀的味道,多想無益,安身立命繼續向前走吧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