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浪的天空 Vagabond in my sky

關於部落格
曾是不知愁的年少

不再是強說愁的年齡

總為無由無來的情緒,強作不知名的愁悵
  • 530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崩塌的風景。山地門原住民文化園區

是假期的最後一天了,昨晚看了大鵬灣的網頁,看起來好像不錯,一早在餐廳用了簡單的自助式早餐,驅車便往東港出發,一路經過台十七線,只是路兩旁的泥漬,讓人想起八月的那場噩夢。
這些泥漬一直延伸到東港,車過砂塵依然遮天,沿著指標一直到大鵬灣,在管理中心停好車,這裡幾乎沒有遊客,又是一座蚊子館,原來聽說的BOT案原來也是笑話,我找不到任何可以讓我留下來的理由,當然是敗興離開,直接到東港鎮上去買伴手。
上次到東港是為了黑鮪魚的活動來看廠商,只可惜這天他人在合歡山上,不過我還是去他店裡買了一些禮品,因為今天回程要去看一位老友,一個值得去看看的朋友。
離開東港後,其實還有一個目的地­­–山地門鄉原住民文化園區,趁著時間還早出發,或許午前就能到達,或許因為非假日的緣故,沿路車也不多,只是一個不小心開岔了路,竟然開到山上去,只好到鄉公所再問一次路,才順利到了文化園區。
其實這裡本來就是非主流遊樂區,所以停車場裡車子也是稀稀落落,而週邊的餐廳好像也是休息狀態,我只好直接進園區去,看了接駁車的時間,看來還早,只好徒步往上走,先到原住民建築原區,這裡展示的各足的居住建築,看來狀況還好,上次大雨的損壞還不太嚴重。
只是南台灣的酷熱,讓走在柏油路上的我有些受不了,想想這已經是十一月天,怎會跟夏日一樣酷熱,況且我還是在山裡,心想還是搭車到裡面再走下來,於是我搭著車到表演場。
只是這裡的餐廳區也已休息,而舞蹈表演時間卻還早,且看公告上,今天好像還有雲南苗族的舞蹈交流,只好先四處看看,只是走上觀景台,那條河道看在眼中不免觸目驚心,已經完全走樣。
那場大雨到底是天地不仁,還是我們自己的因果,看著河道沖刷成這樣,加上滿滿的漂流木,山坡地的過度開發加上氣候的異常,與大自然爭地的結果,我們看到的是都是無法阻止的悲劇。
一想到此,遊興少了一半,只是這時讓我更想念住在美濃的常青和生祥,不過我真的餓了,看著咖啡館菜單上寫著供應簡餐,於是我低頭進這家開在排灣族石板屋的咖啡屋,我真的忘了我吃什麼?但印象還不錯,當然也喝了咖啡,但我沒忘了那店家說的話,門之所以作這麼低、這麼小,除了是便於防衛的因素外,最重要的是教人要謙虛,要尊重這家的主人,不論你是什麼身份地位的人,總要低著頭進人家門。
用過餐,差不多該是表演開始了,不過表演如同中國人的習慣,還是遲了,只是表演開始了十幾分鐘後,我卻發現手機不在身上,我想可能遺置在咖啡館了,也顧不了著要看表演,我走回石板屋尋找,結果連店主也說沒看著,我想是放在車上了,因為我下車前打了電話給常青。
所以只好搭接駁車先回車上了,我擔心是友人的回電,況且此時此刻已近三點了,早點去美濃也好,畢竟從上次大雨過後,我一直掛記著他們兩夫妻,不再留戀,就出發吧!
車到美濃我憑著模糊的印象去尋找生祥的家,但印象卻比導航還精準的指引我到了生祥家,令人驚喜的是迎接我的又多了一位成員,他們倆的結晶,感動從這裡開始。
小朋友也剛睡醒,已經開始會咿咿呀呀的學說話,而生祥煮起那另人懷念的鐵壺咖啡,省去一些繁複的程序,但味道確也不輸咖啡廳賣的,我們就坐在客廳閒聊起近況。
不過看來今年大家的生命都有些曲折,除了那場大雨外,家中都還有些事要應付,聊了一會,我們就帶著小孩去騎車,騎在鄉間小路上有一種說不出的悠閒,生祥唱著兒歌、小朋友也咿呀的應和,此時的夕照漸落,中正湖的景色原來有另一種景色,我們在客家文物館稍作休息,看著他們夫妻逗弄著小孩,雖然經過這些曲折,但平淡原來也是一種幸福。
日色漸暗,生祥留我用餐,要我嚐嚐林媽媽的好廚藝,我們沿著原路回到生祥家,此時林媽媽已弄滿整桌的菜,果然媽媽的味道是天下的第一美味,至今那味道還另人懷念。
常青問我要不要去住她們經營的民宿,但已有好些日子在外,我又認床,所以還是打算回到台南居處,也要整理將搬遷的行李,飯後我和生祥又帶著小孩外出散步,突然聊起美濃水庫,還好當初建案因反對抗爭而被擱置下來,不然此次水患會有多大影響令人不敢想像。
其實生祥當初也曾是社運人士,當初為了美濃水庫也曾經站上街頭,如今他的音樂作品也多半和社會現象有關,只是為了音樂的理想卻讓他在這條路上吃了不少苦,或許光聽名字並不出名,但他可是在金曲獎上兩次打敗五月天的最佳團體的團長,不管是交工或瓦窯坑,這不是我在吹噓,他也是金曲獎史上第一位拒絕受獎的得獎人。
只是該踏上回程了,這天看了朋友是我收穫最多的一天,不管今天的行程多麼不順,能看到兩位懷念的朋友,而且知到他們一切都好,就是此行最大的收穫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