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浪的天空 Vagabond in my sky

關於部落格
曾是不知愁的年少

不再是強說愁的年齡

總為無由無來的情緒,強作不知名的愁悵
  • 530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出發。北橫楓紅

那一年的錯過楓紅的遺憾,一直未得到補償,要去花蓮,蘇花斷了,我煩心著如何開車到花蓮,我數著行李,相機、筆電、換洗衣物加上伴手,如果一個人扛,怎麼坐車?上次的教訓很慘烈,所以才會有開車的念頭,加上我想試試車子的性能,我想開一趟長途,應該是個好考驗。
開車走北橫,應該可以滿足上述的難題吧!可是天總不如人願,老闆要開工程會議,行程晚了一天,工地出了問題,隔天又要花費時間處理,於是我又晚了一小時出發,這彷彿是我休假前的常態。
終於出發了,路上車不多,我走了那條非常陡的上坡路以節省時間,為了提神,7-11的咖啡成了我的選擇,我也只能儘快往山裡開,所以巴陵大橋不能久留,況且丹楓谷已消失,海拔不夠高,只能儘快往山上開,唯獨在氣象站看到幾棵紅到不行的楓紅,卻是雨霧齊下的天氣,路旁的落葉提醒我趕快往下走。
往下走,沿路也有很多小棵楓樹,只是雨霧加上路並不寬廣,而且時間並不容我到處停留,我在明池山莊稍作休息,繼續趕時間上路,這條路的午後,常是大霧迷濛,而且如果拖延到天黑進中橫,那可會更辛苦。
這些山路的確不好開,不熟山路的駕駛,一上這條路就變成烏龜,但我好像跟中橫犯沖,每次開上這條路都會有狀況,這次也一樣,沒想到在一個髮夾彎滑下水溝,幸運的是隨後就來了一台卡吊,讓我從困境中脫出,檢查了一下車況,更幸運的是車體也沒受損,多謝了這位司機大哥,行程得以順利繼續。
車過梨山段,這裡正式進入中橫段,當然這裡沿途就有許多水果攤,原先打算採購高山梨當伴手,只是一直錯過,不過最後還是買了最近進入產季的蜜蘋果,還好事後伯母跟我說,這蘋果很好吃,我才放了心中大石,畢竟這不是名產,真怕會失了禮數。
不過離開梨山前,那加油站旁的楓紅,讓我停下了腳步,畢竟我已經沒時間上福壽山了,這裡的楓紅也夠安慰我的遺憾了,對於接下的路程我沒任何把握是怎樣狀況,只盼關原可以讓我看到一片雲海,而不是一片大霧瀰漫。
顯然老天並沒眷顧我的盼望,進入武嶺後,大霧滂沱,而且天色更黑,別說雲海了,連路面都快看不見,而且後山的日落的早,天黑的更快,只有更步步為營、處處小心,這景況一直到西寶後,才稍微改善,但此時卻已入夜,眼前留下的只剩黑暗,我一直下到天祥,才能稍作休息,不過一走下車,彷彿踩油門的腳快不是自己的,我已經忘了自己僵在駕駛座多久了。
打了電話給了天祥老同事,剛好他還在飯店內,就順便叨擾他一下,吃頓晚飯,聊聊近況,不過過去的天祥晶華不僅重新裝潢,現今以自有品牌太魯閣晶英再出發,新的裝潢和外觀,看來花了重金,就以外觀來說,以前笑稱的天祥國小現在總算有了飯店的外觀。
內部裝潢則是極簡加上一些Villa風,比以前美麗許多,這樣的新風貌倒是讓我意外,可見新來的總經理有著一定的功力,不過這裡不是我今晚的落腳處,我曾在以前的晶華住過太多晚了,此次住宿由朋友的民宿贊助,所以其實我該早早趕車下山,朋友可能已經開始擔心我的行蹤了,所以用過餐告別朋友後,我想我該儘快往住處移動。
跟朋友會合後,我們隨即往住處移動,當然我也把帶來的伴手先交給了伯母,禮數要到才是禮貌,不過這裡不是我的落腳處,我和伯母道別後就回今晚的家,前年也是落腳在這裡。
我和朋友分別盥洗後,就在客廳隨意聊天,他看著電腦的影片復習著明天要動的手術,而我就在旁邊逗弄他的愛狗,場景有些熟悉,只是時光好像回不去了,那種感覺似幻又真。
我囑咐他該早些休息了,明天可要早起,而我明天的行程是砂卡噹步道,要去完成那次未完成的心情,而且我甚至已準備好明天中午的乾糧,我想我也該早些休息儲備體力。
其實這次要不是蘇花公路出事,我想我不會選擇中橫這條路線,這條路對我像有魔咒,每次走每次出事,不過再次經過天祥,我反而高興這裡的變化,這裡應該有更好的未來,對我而言,一到這裡我就有回家的感覺,所以每次我總是說我要回花蓮,因為生命中有些重要的人都在花蓮,我更期待著這次旅行中心靈的收穫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