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浪的天空 Vagabond in my sky

關於部落格
曾是不知愁的年少

不再是強說愁的年齡

總為無由無來的情緒,強作不知名的愁悵
  • 529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成長。變化的軌跡

應該說大台北地區吧!國中一畢業這個區域就成了我求學、工作和居住的區域,曾以為我會習慣這個城市,但當奢華已不再是我生活的標準,而我耐性也被擁擠磨光,我開始想逃離這個城市。
但我的心性成長都在這裡,說是鄉巴佬進大都會,形容的更恰當,有些口音就成了同學偶爾嘲弄的話題,畢業後抽中金馬獎離開了兩年,退伍後,報紙求職版的廣告中,家鄉的工作沒幾個,不想進台塑的我,又走回這城市。
至於為什麼到飯店工作,其實當時的念頭只是窮小子沒看過大飯店,找個不用花錢的方式去開開眼界,沒想到老板就叫我隔天上班,那時打算回台塑的我,這個彎轉的也未免太大,到今天我也看不出這個彎我轉對了沒?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,天生好奇寶寶的我,見識到不少我可能一輩子都看不會去了解的事物及眼界,這大概是我唯一覺得值得的事。
回頭看這城市,唯一不變的是他的面貌一直在變,無常即是常,倒像是老莊的看法,只是我適應不了這樣的常態,所以現在每次到台北就得作好心理準備,要承受記憶的消失,那種失落我不太能忍受,所以上台北總要小心情緒,別去尋找回憶,要不然又是全成一道道傷疤。
就像我不能接受消失的的重慶南路,印象中的重慶南路到處都是學生,這一條路上都是書店,教科書、參考書都必須在這條路上一家一家的書店裡找,但網路書店的興起,聽說這條路書店盛況不再,人潮也不如從前,不敢想像那冷清的景況,所以不敢再走入,這條路才可以活在記憶裡不會消失。
不過捷運的確改善了台北的景觀,人都走到地下去了,但錯開了捷運線還是人滿為患,這是我對台北一直無法適應的原因,加上這城市變化的步調,對於住過花蓮的人,多半很難適應。
當然這個城市的變化並非全然只向商業看齊,華山文創園區就是能讓我可以在其中喘息一下的空間,其實台灣一直缺少藝文發展空間,藝文發展和經濟成長不成比例,直到有人偶爾發現舉辦美術展可以賺錢,總算證明了台灣人其實文化涵養其實比我們想像高出很多。
所以近年來大家開始找場所辦展覽,只是說真的,台北合適的藝文展覽場地並不多,很多都是勉強湊合出來,除了北美館和故宮,其他場地大大小小,管制也不容易,所以有時還真的是湊合著辦展覽,所以,能不能建議一下,國有地不要老想著拍賣炒地皮,我想台北的地價已經夠高了,留些場地作些藝文用途,小百姓很須要這樣的場地。
說真得,要這個城市不變很難,貪婪是他前進的動力之一,所以街景不斷更迭,背後因素來自那些炒作的利益,對於台北來說,有什麼是不變得,或許只有一個現象就是他隨時在變,當然也有些變得更好的地方,像紅樓、華山或者是青田街,空間活用再造付予他們新生命,目光一新,如果所有空間不須全以商業利益著想,這台北會是一個更好的城市。
不過有些商業區讓我總是處得不自在,走在那裡街上我像個怪物,更像迷途羔羊,不斷變化的街景,所以我常不認得我所在之處,那些地方除非必要,我不會跨入,那些變化和消失的記憶,是生命很難接受的變動。
或許習慣了寬廣的天際線或是海天一線的大海,這是住在花蓮最常看見的風景,所以一進到台北的擁擠,常會讓我喘不過氣,常弄不清楚是我排擠台北還是台北排擠我,我想如果真要再回台北工作,可能要折磨自己好幾天,才能下得了決心,我常在想當初決定上台北唸書究竟是為什麼?是為了脫離家的藩籬還是台北的繁華,不過在台北住了十年,我清楚那繁華不是重點,我要的是自由,所以當我覺得生活在台北不自在了,我也開始自己的流浪旅程。
一直我去了新竹工作,我才重新審視這個城市,我離開時的貪婪依然不變,但總算也多了些文藝氣息,讓自己有親近的理由,北美館就是理由之一,藝術的美好就是有說不出的魔力,就像郎大師的作品能讓自己無法移動,那份感動並不一定要真懂藝術的人才能體驗。
其實台北就是多了些文藝氣息,才讓我願意走進這個城市,這麼多的藝文空間和藝文活動,是台北人最幸福的地方,但是生活就不一樣了,當個觀光客我還能自在,但是住在這城市,擁擠的空間還是會擠壓我習慣自由的靈魂,我還沒找到該以何種心態住在這城市。
除了斗南,台北是我住過最久的城市,但年紀越大卻越不習慣這城市的變化,因為這城市增加的是我不能適應的變化,我對這城市人情的淡薄也不太能適應,人情在我生活中是個重要因素,我還是喜歡有人情味的地方。
或許有些人不能贊同我的說法,說這個城市人情淡薄,如果以比較級來說,或許可以有些人可以明瞭,畢竟我從小生長在鄉下地方,人情之濃厚不是台北這城市能比擬,年輕時嚮往的繁華漸漸褪了色彩,不再有任何意義時,我思量的是我安身立命的城市,但總不能一直這樣流浪。
當然如果能夠,當然希望回東部工作,只是離家鄉太遠會有些因素要考慮,要說東部的好山水,我另外再介紹囉!畢竟花蓮住了四年,我很喜歡那土地,那邊應該說是我的第二故鄉吧!
回過頭來說,因為看到那些變化會痛,所以我不喜歡生活在台北,當個觀光客就好,去體會這個城市多出的文藝氣息,至於那些繁華,年輕時就體驗就夠了,我多數年輕的時光都在這城市生活,我多半的心智和經驗的成長都是在這城市養成,這些經歷也讓自己了解自己要的生活。
台北一直想躍升為國際都市,只是奢華不是國際城市的必要條件,更需要更多的人文氣息,這幾年台北的藝術演出和展覽多了許多,別想太多,我想這不是政府的政績,要謝謝那些民間一直努力的藝文團體,如:雲門、屏風、表演工作坊及果陀,又如華山文創這些團體的努力,才有現在的局面。
現在的台北讓人又愛又恨,目不暇給的藝文活動,讓人捨不得放棄,但如果說到過日子,還是老話一句,須要三思,在這裡有太多生活要挑戰,光一個簡單的停車位,我就常會頭皮發麻,因為自從在花蓮生活過,比較一下,對我來說台北還真得不是人住的的地方,還好回家鄉終老是自己的選擇,對台北來說,我希望最好還是當個觀光客就好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