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浪的天空 Vagabond in my sky

關於部落格
曾是不知愁的年少

不再是強說愁的年齡

總為無由無來的情緒,強作不知名的愁悵
  • 529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柿不是。口水救不了農業

小時候,家裡是作紅甘蔗生意大盤,這門生意在現在來說就是契作,只是全憑個人信用,沒訂什麼合約,以現在的眼光來說只憑口頭約定,便要履行交易,有點像天方夜譚,尤其像我這種作了十幾年的採購眼中,這樣的誠信簡直不可思議,但這卻是親身經歷又該如何。
那時的交易方式全憑誠信,家父是買家,在批發生意閒暇之餘,在各產地往來,產季多在秋冬之際,一般多在夏秋之際就會去甘蔗田裡看貨,那時的甘蔗還不能收成,只能撥開蔗葉,看看生長形況,當然長的好價格高,反之則出價較低,但全憑口頭議定,講好每台斤幾元,再來只能等待收成重量再說了。
但還是有風險,這個時節還是會有颱風豪雨,一但遇上天災,甘蔗的收成品質賣相都不佳,但也只能接受損失,不能說你不買了,連講好的價格都不能變,收成後還是要按收成重量計價,價格不能打折扣,這樣的交易方式,買方賣方各擔風險,因為賣到市場的賣相不好,批發價格有時還賣不到收購價格,但農家也承擔了收成減少的損失,至少不全由拍賣市場控制價格和層層剝削。
但這樣的交易方式,農家、大盤、零售三層,中間的價格依實際產銷成本定價,沒有任何手續費,也不會有中間商人操作拍賣價格,而結果是價格差,農民收入不敷成本,而民眾在市場上買不到便宜的農產品,所有利潤全被中間商人剝削殆盡,反而在一些量販店,藉由契作或產銷班合作取得較合理的價格。
別以為所有農產品都會進到拍賣市場,控制價格的方法是控制供方的數量,那市場拍賣的價格自然不會太低,而未進入拍賣市場的貨也能較高的賣給通路,所以只要能掌握產銷班的的供貨及銷售通路,那商人自然能控制市場價格,所有利潤都歸於商人,而農民及消費者都是受害者。
產地價格永遠是商人的秘密,所以水果月曆上的數字都是大多都是斷章取義,至少不曾去確認過的數字,買了那麼多年的生鮮,我從不相信媒體的報導數字,因為我每天都要面對這些實際價格。
說真得,如果不去更改拍賣市場制度,不去修正農業政策,落實產銷通報,讓產出能符合市場須求,這個市場永遠會一直在滯銷和不足中輪迴,就拿高麗菜來說吧!一旦交易市場慘淡,大家就改種其他作物,然後接下來就是供貨不足,價格飆高,這樣的輪迴連瞎子都看的懂,那些農業單位是不是腦殘,不然怎會沒對策,平衡產銷就是其中之一的方法。
作好農產調查,了解究竟種了多少種農作物,依產期預估產出數量,別說作不到,以前資訊傳遞困難,而現在應用程式也比以前進步,這樣的資訊收集已不是難事,有了資訊就應該提供農業單位和產銷班評估,作好供需平衡,不是讓農民一味把農產品一味送到市場賤賣。
另外,補助建設冷藏設施,就如同以前農會都會建設穀倉,大型的冷藏設施不是一般農民或產銷班可以投資,這須要農業單位去支持,可以把可冷藏的農產品就近保存,在過剩時進行保存,必免供過於求,價格低迷,在供需不足時,釋出替代產品,平衡市場需求,而且可以將風災前搶收的農作物進行保存,不會一股腦往市場拋售,價格低賤,讓有保存設備的商人低價收購保存,等到風災後高價賣出,吃虧永遠是農民和消費者。
我們都清楚北部是最大的消費市場,相同品項和品質的農產一到台北,拍賣價格也比較好,所以商人甚至從西螺或九如拍賣市場將商品標到北部銷售,加上運費還尚有利潤,而花蓮還須要靠台北拍賣市場供應,但很好笑的是,花蓮生產的農作物較好的也是運到台北賣,這樣運來運去,不僅成本高也非常不環保。
農民永遠只會在選舉時才會被注意,其他時候常被晾在一旁,不管是天災或人禍,倒楣永遠是農民,然後政治人物只會口水戰,從來沒提過解決辦法,不管是產銷制度或是農作物收購價格政策,如果有改善或制訂,農民才不會永遠是被犧牲的那一方。
我很不能理解,從千禧年以來,每年跨年、過節政府花了多少公關費用燒在放煙火、辦演唱會,誇張的是越演越烈,連地方政府不管有錢沒錢都要辦,雖然說這些活動也有很多企業讚助,但是回過頭來說,那些弱勢團體、那些老農,在這時刻誰想過他們,這些人也沒心情去享受這些活動,說真得,以台灣的娛樂媒體業,自己籌資金,自己操作公關活動,讓他們自己辦活動,自行評估收益,而不是還要政府資助。
為了今年中華民國的百年生日,政府編列了多少預算來慶祝,有時想想,用這些錢來成立基金,來照顧這些農民、弱勢人民,我認為這樣比較有意義,從前些日子的調查活動中,我發現在台灣辦藝文活動已經不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業,他還是有些有能力的消費族群可支撐,甚至獲利甚高,所以現在才有這麼多展演活動,那麼為什麼還要政府出資辦活動,而且是一堆沒意義的娛樂活動。
浮華於世只是讓年輕人一直沉淪其中,卻沒有任何激勵效果,沒有人會為了這些活動用功讀書、努力工作,大家只想我如何模仿偶像而已,我從不知這樣的激情過後,相對於那些愁眉不展的弱勢,入不敷出的農民們是何等諷刺的事,我多想請政府算算,這十年來辦的活動到底發了多少政府公帑,創造了多少經濟效益,相對之下,再來評估這耗費人力物力所創造的虛榮,究竟值不值得。
民以食為天,以現在的氣候異象,有沒有人想過未來你可能無法再仰賴進口方式進口食物,我講的可不是那些昂貴的肉品、酒品或奢侈食物,可能會連最基本的五穀雜糧都沒有,請不要講何不食肉糜,那叫作殘忍不是迂腐,請記住食以農為本,如果我們不好好照顧服務我們的農民和農業,將來你一個月的薪水可能不夠支持你一個月的伙食費,更別提說其他娛樂消費,農民不是政治和選舉工具,而是讓我們可以便宜的費用獲得飽足的功臣,所有人都應該記住這一點,台灣如果沒了農業,通貨膨脹的惡夢,會如影隨行的跟著每個人,我不相信那時候你會有心情看煙火或跨年晚會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