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浪的天空 Vagabond in my sky

關於部落格
曾是不知愁的年少

不再是強說愁的年齡

總為無由無來的情緒,強作不知名的愁悵
  • 529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悲傷練習曲

 去年就發現阿嬤身體越來越不好,她不像以前那樣愛走動,總是躺在床上,胃口也不好,雖然不知道她的身體出了甚麼問題,但在去留之間,我決定先回家裡一段時日,隨便找個工作就在家裡停留一段日子陪陪兩位老人家,這對於生命中重要的人,有些犧牲並不算甚麼。
就在過年後,姐姐帶了阿嬤去作正式檢查,才發現已經是癌症四期,以阿嬤的高齡,化療、開刀都不見的能治癒,這成了我們進退維谷的難題,而家庭會議的結論,姨媽們還是決定讓外婆平平順順、別有太多受苦的走,畢竟九十高齡,別再受甚麼皮肉之苦。
原以為這只生命中必經的過程,但後來我才發現,這是阿嬤給我的福分,當我看見她的笑容時,那當下心中的幸福不是任何事物可以給予,而只要她乖乖吃完飯,所有的辛勞都成了微不足道,我很享受這樣的心情,平凡而易得的幸福,陪她走過這段日子裡,曾經,我還以為她可以陪著我們過年,結果這也是我自己的想像,雖然醫生早有預期,但真正面對事實,那痛仍是深不可測。
這段日子裡,平日白天姐姐和媽媽會處理,只是到了晚上,阿嬤總要等我下班回家後才願意出來吃飯,拗不過她的硬脾氣,我們也只好順著她,有一回下班晚了,她還是要等我下班,我生氣卻也心疼,老人家的脾氣還跟小孩一樣,怎麼都拗不過。
休假時,我最喜歡推著她上街到處走,陪著她聊天,看著她笑,推她去買她愛吃的食物,和舊識談天說笑,感受她的心情,我也隨之起落,陪著她曬太陽,心情也跟著暖了起來,只是我沒想到這段推她走過的路,卻成了生命中最沉重的一段路。
外婆的病發很突然,那晚她坐臥難安,晚餐也吃不下,折騰到九點多她才願意讓我們送醫院掛急診,抽血照X光,接著只能等報告,原已沒甚麼大不了,所以我先回家休息,再接到電話時,醫生的診斷是腸穿孔,更真確的說是腹膜炎,手足無措已經無法形容我們的景況,唯一能做的選擇是先送加護病房,而後還要面對一堆文件,不開刀要簽名,不急救要簽名,每簽一張都是煎熬,如果可以讓阿嬤可以完全健康的回家,誰會做這麼煎熬的選擇,問題是外婆的年紀和病情,沒有醫生有把握能讓她撐過這場手術,再去面對接下來肝癌的折磨,我何嘗忍心。
陪著阿嬤進加護病房後,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,對於護士對我們說的每一件注意事項,我只記的甚麼時候可以探視外婆,隔著病房那道門,已經是兩個世界,而後的四天裡,每天的探病時間成了我苦難的課題,看到她不能哭,當她吵著要回家時,還要安慰她乖乖聽話,才可以很快就回家,但最後還是就如醫生診斷,我們只能減少阿嬤的疼痛,卻沒法真正帶她回家。
處理後事時,媽媽說阿嬤不喜歡火葬,一番爭執後沒有結論,我們只好問阿嬤意見,最後還是決定入土為安,或許順了她的意思,一切安排都順利的意外,做完所有法事,我一直以為自己夠堅強足以承受一切,但最後帶著外婆走最後一段路時,那是我最常推著她走過的路,崩潰是唯一的形容詞,或許真到傷心處,一路上淚流不止。
辦完所有後事,本以為一切會嘎然而止,思念卻不時流竄在念頭之中,就像梁靜茹唱的會呼吸的痛,一切的一切都難以承受,原來我從未適應外婆的離開,那天騎車繞路去看看外婆,想到天冷了,我提醒阿嬤記得冷了要多穿衣服,我把那件她最愛的外套放在她身邊,別忘了要穿上,說著說著,淚還是自己流下來,我終於明白原來,我的悲傷練習曲還沒奏完,她正還在上演中。
這一段日子裡,我常在想如果悲傷可以一點一點消化,那面對時會不會比較不痛,但面對了才終於明白,不管我讀過幾遍西藏生死書,對於外婆的離開,體認明白是一回事,但做到卻還是無法測量的遙遠,我還是無法平常以待,或許這是我生命的課題,我只試著再努力練習,努力奏完這悲傷練習曲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